當前位置:首頁 > 招賢納士 > 關聯企業合并破產實務問題研究 ——我國適用實質合并原則的設想
關聯企業合并破產實務問題研究 ——我國適用實質合并原則的設想
發布時間:2017-02-28

江蘇金太律師事務所  孟凡軍

[摘要]根據傳統的公司人格獨立的理論,關聯公司中的獨立法人應以自有的財產對各自的債務獨立承擔責任,當自由財產不足以清償所有債務時,應當各自進行破產清算程序。但實際操作時不利于保護破產子公司債權人的利益,此時如將關聯公司作為一個整體,進行合并清算,各債權在統一的財產內以相同的比例償付,即適用實質合并原則,則能有效保障所有債權人之間的相對公平。

[關鍵詞]關聯企業 破產實務

 

筆者所在律師事務所在從事管理人實務中雖然不能稱之為業務精湛,但在多年的實戰訓練中摸索出了一定的規律,現就實務中碰到的關聯公司合并破產問題進行了一番研究并書就本文,開篇以一則實務案例提出相關問題。

問題的提出

甲公司成立于2002年,公司股東為三名自然人股東。2006年,甲公司與一名日本人股東投資設立乙公司,甲公司股權占比70%,日本人股東股權占比30%,實際出資均由甲公司出資,乙公司既沒有全職人員,也沒有固定資產。甲公司設立乙公司的目的是借用日本人股東的名義設立中外合資企業,享受國家和地方的稅收優惠政策,部分訂單通過乙公司進行操作,但乙公司經營地僅負責產品的打包工作,產品生產和銷售業務都是在甲公司完成。甲公司、乙公司屬于一套人馬、兩塊牌子,存在“人財物”高度混同現象。

近年,甲公司因資不抵債被債權人申請破產,依法進入破產清算程序,但乙公司無人申請破產。從財務角度,甲公司設立乙公司屬于甲公司的長期投資,故乙公司亦屬于甲公司資產之一,在甲公司清算過程中如何處置該長期投資?是合并破產清算,還是乙公司資產(長期投資)做零價值評估?

引言

根據傳統的公司人格獨立的理論,關聯公司中的獨立法人應以自有的財產對各自的債務獨立承擔責任,當自有財產不足以清償所有債務時,應當各自進行破產清算程序。但現實是復雜的,一味強調股東的有限責任可能引起很多負面效果,如導致股東為了實現個人利益的最大化從而濫用公司獨立人格,故意損害債權人或社會公共利益。在多家關聯公司均處于資不抵債的情況下,實際控制人可能采取丟卒保車的方式,保護其中一家子公司而犧牲其他子公司的利益,此時如果堅守傳統的公司獨立人格,實行單獨破產、獨立清算的方式,那么不利于保護破產子公司債權人的利益,此時如將關聯公司作為一個整體,進行合并清算,各債權在統一的財產內以相同的比例償付,即適用實質合并原則,則能有效保障所有債權人之間的相對公平。

一、實質合并原則的定義及歷史沿革

實質合并原則,也稱實體合并原則,是指將破產關聯企業中各成員公司的資產及債權、債務合并計算,同時去除掉關聯企業內部成員公司間的債權、債務及擔保等法律關系,完成前述合并后,即將合并后的破產財團,依據相同的債權額比例公平分配給該關聯企業集團的所有債權人,并不細加追究該債權是哪一個成員公司所引起的。實質合并原則是美國的法院在司法實踐中根據他們的衡平權力創造的一種公平救濟措施,其確立是通過一系列案例逐步形成的,并迅速被其他國家和地區引進。

二、我國實質合并原則的適用現狀

我國在立法上沒有對實質合并原則作出明確規定,并且最高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79條規定“債務人開辦的全資企業,以及由其參股、控股的企業不能清償到期債務,需要進行破產還債的,應當另行提出破產申請。”這在一定程度上明確了我國關聯企業破產實行單獨破產、獨立清算的方式,故我國管理企業破產在司法實踐中主要以單獨破產為原則。但在實務中,由于管理企業間存在嚴重的資產、負債混同等實際情況,各地破產實務中已有許多關聯企業合并破產的案例,如深圳中院審理的華德公司破產清算案[(2007)深中法民七字第1-1號]、佛山市南海區法院審理的南海汽車廠破產清算案[(2003)南民破字第3號]、2009 年,浙江省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并審結了迄今涉案標的最大的大型民營企業縱橫集團“1+5”公司的破產重整案件、無錫中院受理的宜興名海銅材有限公司與無錫金坤銅業有限公司破產清算一案、南京中院受理的利德隆實業有限公司及子公司利德房地產公司破產案件,這些破產清算案件,均因債務人與關聯公司存在資產及賬戶混同、管理嚴重混亂等現象,審理法院裁定合并破產。最高院于1995年5月4日對黑龍江高院請示作出的《關于哈爾濱采購供應站申請破產一案的復函》(法函[1995]48號),以及最高院對山東高院就南極洲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山東薛城啤酒廠破產一案請示的答復意見,都在一定程度上認可了實質合并破產原則的適用。

綜上,我國關聯企業破產以單獨破產的方式為原則,但司法實踐中確實存在實質合并破產的案例,并且在司法實踐中,關聯企業因管理不規范,而使公司間人財物的嚴重混同現象非常普遍,而使用實質合并破產原則具有簡化工作環節、節約破產清算成本和提高司法效率等諸多優點而受到審理法院的青睞。但是,法院在適用實質合并破產原則缺少法律依據的情況下,亟待我國出臺相關實質合并破產的明文規定,具體我國哪些企業可以適用實質合并原則?適用實質合并原則有哪些注意點?具體包括如何確定管轄法院,如何選任管理人,如何分配舉證責任,以及適用實質合并原則的法律后果

三、實質合并原則的適用制度的設想

(一)實質合并原則的適用情形

在英美法系國家,對實質合并原則已經形成了較為固定的適用情形,在我國因為缺少明文規定的原因,導致理論界和實務界爭論不一,但大致分為幾種類型:賬戶與資產嚴重混同、控制公司的過度控制、控制公司對債權人存在欺詐、公司法人人格形骸化等,這些適用情形從嚴格意義上講,并不是一種分類,相互之間并沒有嚴格的界限,而是多有交叉甚至包含的關系,如公司法人人格形骸化包含了前述三種情形。在司法實踐中,關聯企業可能同時存在前述多種情形甚至全部的情形。因此,法院和管理人在關聯公司破產實務中,應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綜合考慮前述的幾種情形,靈活運用實質合并原則。

1、主體要件

適用實質合并原則的主體要件包括兩個方面,一是適用的對象,二是有權提起實質合并的主體。

第一,適用的對象,大部分為關聯企業。關聯企業,是指在法律上各自具有獨立人格,在經濟上利用企業間相互控制及從屬關系、契約關系或投資等其他關系形成的利益相關的多個獨立企業的聯合體。{參見孫曉敏:《關聯企業破產法律責任分析與制度構建》,載于《破產法論壇》,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295頁}關聯企業最重要的兩個特征是,一各企業均具備獨立的法律人格,能夠獨立承擔法律責任,二是各關聯企業相互之間存在一定的經濟利益紐帶關系,為相互間轉移資產、逃避債務、轉嫁風險提供了便利。如查明關聯企業之間不存在利益輸送的關系,則各關聯企業應當分別破產立案,單獨清算。

第二,有權提出適用實質合并原則的主體。

依據我國企業破產法規定,申請債務人破產的法定主體包括債權人、債務人,依據該法理筆者認為這些主體同樣可以申請關聯企業合并破產。除此之外,筆者認為管理人也應當可以申請合并破產。管理人經法院指定后,負責保管、處置破產企業資產、清收債權、審查債務等職責,管理人在清算過程中,能從中發現關聯企業是否存在濫用關聯公司進行交易或轉移資產等侵害債權人的行為。

以上兩類主體只有提出申請合并破產的權利,具體決定是否使用合并破產屬于人民法院的職權,由人民法院根據具體個案的實際情況,從保護債權人平等清償角度出發,裁定關聯企業是否合并破產。

2、行為要件

關聯企業的控制公司濫用自己的控制地位,將自己的一直強加于其他成員公司,實施了違法經營的行為,關聯企業中的成員公司法人獨立人格受到嚴重忽視。任何權利的行使,都應當限定在一定的幅度范圍內,如超出合理的范圍便是權利的濫用,應予以糾正。實質合并原則的適用,有利于恢復關聯企業中因控制企業濫用控制權而使各方主體利益嚴重失衡狀態。

3、后果要件

后果要件,是指關聯企業的違法經營行為已經造成了不良的后果,而這些不良后果在關聯企業破產時表現為資產、賬戶嚴重混同;不能徹底理順各成員公司間的資產及債權、債務關系;某些成員公司財產的不正當增加是以其他成員公司的財產不正當減少為代價;成員公司間各自債權人的受償比例嚴重失衡,且不符合客觀事實。在此情況下,仍然恪守公司法人獨立承擔責任原則,將關聯企業中的各個成員公司作為獨立的主體,各自進行破產立案,進行獨立破產清算,其導致的后果是一方面提高了破產清算成本,損及所有債權人的整體利益,另一方面在債權人之間造成實質上的不公平。

4、違法經營行為與損害后果之間的因果關系

這一要件體現在關聯企業破產中,就是前述確定的行為要件中的不當行為與后果要件中的不良后果之間存在必然聯系。因為關聯企業中控制公司的而過度控制、故意將資產與賬戶混同等行為當然影響到從屬公司的自主經營及收益能力,所以可參照過錯推定的原則,由控制公司承擔不存在因果關系的舉證責任。

(二)適用實質合并原則的程序注意點

1、管轄法院的確定

根據我國《企業破產法》第三條的規定,破產案件由債務人所在地的人民法院管轄,如適用獨立清算,則各成員公司分別由其所在地的人民法院受理。如適用實質合并破產原則受理破產,關聯企業住所地不在同一個行政區域內,合并破產后必然涉及到底由哪一家關聯企業所屬地的法院管轄,并負責審理債權債務及資產合并后的關聯企業整體的破產案件,以解決關聯企業破產審理過程中出現管轄上沖突的問題。有學者認為,原則上應由關聯企業主要財產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轄[1],也有學者認為,應由控制公司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轄[2]。

筆者贊同第二種觀點,由核心企業即控制企業所在地法院管轄,更有利于快速有效地進行清算。因為,一是關聯企業中的控制企業較為容易確定,工商部門的登記情況能直接反映出關聯企業的控制與被控制情況,但是,因為關聯企業間轉移資產的隱蔽性、交易關系的復雜性等問題,是的主要財產所在地的認定較為困難。二是控制公司破產案件的管轄法院對關聯企業的整體情況更為清楚,掌握著更多的證據,收集證據也更為方便。

另外,對一些控制與被控制關系過于復雜的關聯企業破產案件,如果難以確定哪一家公司為控制公司,則可以由關聯企業中各成員公司所在地法院的上一級法院指定管轄,其他關聯公司的案件移送給被指定法院。但是,在審理階段提出合并破產時,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如果讓最先受理的人民法院管轄更為有利的,則可以考慮由該法院繼續審理。

2、管理人的選任

管理人在破產程序中全面接管破產企業,負責破產財產的整理、處理和分配,處理破產事務。因此,破產程序能否公正、公平和高效率地運行,與破產管理人密切相關。我國《企業破產法》第二十二條第一款規定,管理人由人民法院指定,故我國管理人只能由人民法院指定。但是,在關聯企業中多個成員公司同時破產的情形下,特別實在各成員企業已由受理法院指定管理人后,如果破產關聯企業被裁定適用實質合并原則,進行合并清算,那么應如何確定管理人?筆者認為,一般可以由控制企業破產中被指定的管理人為整個關聯企業破產的管理人,而無需再指定管理人。這樣,一方面可以更好地與前述的管轄法院相銜接,同時,關聯企業中的控制公司對其他成員公司存在控制關系,其管理人在處理破產事務過程中更能快速、高效清理啊關聯企業整體的資產及債權債務等法律關系;另一方面由統一的管理人處理關聯企業破產事務能降低成本,簡化工作流程,切實提高破產清算效率。

3、舉證責任的分擔

在舉證責任的分擔問題上,美國法院實行“兩階段”的方法:先由提出申請一方承擔初步的舉證責任,而其證明只需達到駁斥控制公司表面證據效力的目的即可;[3]然后,舉證責任就轉至反對者,由其提出不應適用實質合并原則的具體證據。這種舉證責任的分配方式,還是遵循了由提出主張者承擔舉證責任這一規律,債權人必須積極舉證,證明破產的關聯企業中滿足適用實質合并原則的各種要件時,人民法院才能裁定適用實質合并原則,只是在證明程度上的要求可能相對而言要低一些。

我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簡言之,就是“誰主張,誰舉證”。另外,最高院在《訴訟證據若干規定》中羅列了可適用“舉證責任倒置”的一些特殊情形。也就是說,如果不屬于法律所規定的幾種特殊類型,訴訟舉證責任的分擔就應嚴格遵循“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因此,有學者指出,舉證責任交給債權人,債權人還要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進行調查取證,然后再向法官請求適用實質合并原則,這種困難很容易成為該制度執行上的障礙。因此,在我國司法實踐中,企業被人民法院批準破產時,其財產已經非常少了,基于得失方面的考慮,很少債權人會主動提出實質合并原則適用。[4]

基于此,我國有學者主張采用舉證責任倒置的方式,即參照已規定的幾種“舉證責任倒置”的情形,人民法院首先推定關聯企業之間存在過度控制、資產等嚴重混同的事實而使用實質合并原則,進行合并清算。如控制公司一方或其股東及債權人反對,則由反對者舉出相反的證據來證明關聯企業內部不存在資產混同、管理混亂等情形。當然,法院可以在此間組織雙方進行質證,以決定是否適用實質合并原則,法院同時也可以督促管理人就債權人提出的舉證要求予以配合。[5]這種舉證責任的分配方式極大地擴大了實質合并原則適用的可能性,同時也大大地減輕了申請人的證明責任,但這也存在一些不合理之處:一是可能造成合并清算的濫用,引起新的、更大的不公平;二是“舉證責任倒置”一般只適用于原告根本不能活很難舉證證明自己的主張,而破產管理人在清理資產及債權、債務過程中還是能比較容易收集到關聯公司是否存在過度控制、資產等嚴重混同等證據。

綜上,筆者認為我國確立適用實質合并破產原則后,應該還是由提出適用實質合并破產原則的申請人來承擔舉證責任,即“誰主張誰舉證”,但只需舉證初始證據。

(三)適用實質合并原則的法律后果

1、各成員公司的財產合并成一個整體

適用實質合并破產原則即意味著將關聯企業的各成員公司的資產、負債合并計算,具體包括以下幾方面:一是關聯企業的現有資產、賬戶等交由同一個管理人保管、清理及處置;二是關聯企業內部成員公司彼此間的債權、債務和擔保等法律關系歸于消滅;三是由統一的管理人員負責實施向關聯企業各成員公司的債務人收取債權等法律活動。這樣,如適用實質合并破產原則,那么管理人則不需對關聯企業內部資產的歸屬做劃分,也不再需要對關聯企業成員公司間債權債務及交叉擔保等事項作效力與受償余額等問題進行認定。因此,適用實質合并原則,能有效減少工作量,簡化破產清算程序,提高破產清算效率,降低破產清算成本,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2、所有債權人在同一的財產內平等受償

完成前述的“合并”后,即將合并后整個關聯企業的財產總額,依相同的額比例分配給該關聯企業集團的所有債權人,并不詳細追究該債權是由哪一個成員公司所引起的。即破產關聯企業的所有債權熱,不論之前他是屬于哪一個成員公司的債權人都在整個破產財產的范圍內,依照《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三條規定的受償順序,平等受償。這樣的債務清償方式,一方面有利于降低破產的總體成本而使債權人利益最大化,另一方面有效排除了關聯企業成員公司間的欺詐性資產轉移和違法關聯交易而使外部債權人的受償更加公平、合理。

四、結語

關聯企業在極大地促進社會經濟發展的同時,其高度的利益關系也引發了一些不可忽視的法律問題,特別是當一些“人財物”高度混同的關聯企業破產時,如何保障各債權人的債權公平受償,傳統的獨立破產方式是否仍具有合理性等問題是人民法院不可回避的難題。實質合并原則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應運而生,它的確立為解決關聯企業破產中的疑難問題提供了新的思路。

在本文中,筆者對我國引入實質合并原則的必要性及其在適用中必然涉及的一些法律問題提出了自己的拙見,以期能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引起更多法院和同行關注。

 

 

孟凡軍,江蘇金太律師事務所,13776182698

 

[1] 王文亮、黃杰國:《關聯企業破產實體合并的使用條件及審理重點》,載于2010年8月18日人民法院報。

[2] 劉茂通:《論關聯企業破產合并清算》。

[3] 劉連煜:《公司法修正案關系企業專章中“深石原則”相關問題研究》,載于《法學叢刊》第157期,第61頁。

[4] 重慶市高院民二庭課題組:《關聯企業破產實體合并中的法律問題及對策》,載于《法律適用》2009年第12期。

[5] 王欣新、蔡文斌:《論關聯企業破產之規制》,載于《破產法論壇》,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280頁。

聯系電話:0512-53570909
Email:jintailaw@126.com
聯系地址:江蘇省太倉市上海東路168號香塘德威大廈11樓
蘇ICP備09100544號-1
Copyright 2016 Jiangsu JINTAI LAW OFFICE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熟妇av欧美熟妇av_中文字幕亚洲无限码_韩国无码中文字幕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