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招賢納士 > 銀行是否應承擔客戶的存款損失?
銀行是否應承擔客戶的存款損失?
發布時間:2017-02-28

文/曹全南

[案情簡介]

2011年10月,顧某虛構江蘇揚子瀏河造船有限公司在太倉瀏河有一造船項目,通過馬某等人聯系上了原告天津某建設有限公司,天津某建設有限公司決定承接該項目并授權宗某、孔某聯系洽談、處理上述工程項目所有業務。同年11月17日,原告與馬某簽訂內部聯合施工合同,約定由馬某掛靠原告負責項目的具體施工,任命馬某為工程項目的負責人,并在被告建設銀行某支行為項目部的運作開立了銀行結算賬戶,銀行印鑒卡上的私章為馬某、顧某兩人。后馬某與顧某為項目的運作產生矛盾,馬某離開項目部,項目部實際由顧某操作。為此原告向顧某發出任命書,明確顧某為項目負責人,同時原告指派宗某對項目資金進行監管,并對賬戶印鑒進行掛失補設,新印鑒卡上私章為顧某一人。與此同時,原告對印鑒卡上的公章、財務專用章申請變更并辦理了手續。顧某以項目負責人身份與相關公司簽訂工程施工合同并收取工程保證金560萬元匯入此賬戶,款項進出均由宗某負責處理。2014年4月18日,顧某因合同詐騙被太倉市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80萬元,公安機關凍結原告在被告處的119.9萬元被依法扣劃至法院后發還各受害人。之后,相關受害人分別起訴原告,要求原告退還保證金并賠償損失,法院經審理后分別作出由原告返還上述受害人保證金并賠償相關損失的判決。嗣后,原告狀告被告,以被告有過錯為由,請求法院判令被告賠償原告存款損失及逾期利息。

[原告起訴]

原告訴稱,原告在被告處開設有存款賬戶,用于收取原告在太倉瀏河項目的施工單位的履約保證金,截止2013年1月,各施工單位共向該賬戶打入履約保證金742萬元。后因顧某涉嫌合同詐騙罪,原告得知該賬戶存款僅剩119.9萬元,并被公安機關凍結,其余622.1萬元不知去向。而原告從未在該賬戶中支取過款項,也未委托任何人動用該筆款項。原告認為,被告作為銀行,其主要職責就是為客戶保障存款的安全,原、被告之間是儲蓄存款合同關系,被告既然接受了原告的存款,就有義務保障該存款的安全?,F原告在被告處的存款受到損失,被告沒有盡到自己的責任,是有過錯的,應承擔不履行到期給付存款本息的違約責任。原告因此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被告賠償原告原告損失622.1萬元及逾期利息。。

[被告答辯]

被告辯稱:1、原告訴稱與事實不符,2011年12月19日,原告在被告處開立單位銀行結算賬戶,并為結算需要授權企業預留印鑒私章為顧某、馬某,承諾由此產生的經濟責任均由原告承擔,后原告掛失補設印鑒私章為顧某一人,與此同時,原告并對原印鑒卡上的公章、財務專用章申請變更。截止2013年1月,該賬戶入賬金額為560萬元人民幣,由原告授權代理人逐筆支出,至2014年5月6日止,因顧某涉嫌犯罪,該賬戶被公安機關凍結119.9萬元,目前該款已被法院依法扣劃并發還各被害人。被告認為,原告在被告處開立賬戶并委托顧某管理賬戶,被告在為原告提供金融服務過程中不存在過錯,原告的損失應由其自己承擔,與被告無關。2、顧某系原告的項目負責人,其騙取的保證金系贓款,并非是原告的存款,因此原告無權向被告主張任何權利。如原告因顧某犯罪因被相關被害人提起民事訴訟而承擔賠償責任所造成的損失,也應向顧某追償,而不應向被告提起訴訟要求賠償,綜上,法院應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法院判決]

法院查明,顧某以項目負責人身份與相關公司簽訂工程施工合同收取的工程保證金分別打入原告在被告處所開立的銀行賬戶內或顧某個人賬戶內,原告在被告所開立的銀行賬戶內共進保證金560萬元,款項進出均由宗某負責處理。

另查明,宗某持原告法人授權委托書至被告處辦理印鑒掛失及變更手續,在變更后印鑒卡上的公章及財務專用章系孔某、宗某在原告的授權下刻制。

法院認為,作為單位存款人,其所預留的印鑒就是在賬戶開立時預留在銀行的支付標記,以備付款時核對所提交的相應支付憑證上的標記與其是否一致。如若一致,則銀行作為錢款收支和結算平臺,必須按存款人的指令辦理相關結算業務,一般不考慮何人持有相應支付憑證這一人員因素??梢?,結算賬戶內資金的使用者和管理者是存款人而非銀行,預留印鑒起到保護存款人賬戶內資金安全的鑒別功能。由于單位在生產經營和管理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如單位名稱、法定代表人、財務主管等相關變動情形,單位存款人可以根據自身的變動情形向銀行申請更換預留印鑒,包括更換預留公章、財務專用章和個人私章,銀行應根據《人民幣銀行結算賬戶管理辦法》及其《實施細則》的有關要求認真審核存款人所提供的有關材料,并根據存款人的申請辦理相關的變更手續。就本案而言,原告在被告處開立結算賬戶、預留印鑒并存入錢款,雙方之間形成存款合同關系。原告在被告處開設結算賬戶時,其預留的公章是編號最后五位為60777的公司公章,預留印鑒為公司財務專用章和顧某、馬某的私章。由于馬某從原告瀏河項目部離職,原告需辦理印鑒變更手續,否則無法對其在被告處開立的銀行賬戶進行結算。2012年7月23日,宗某持原告出具的授權委托證明書等相關材料前往辦理。該授權委托證明書在原告交付宗某時雖為空白,但在宗某交付被告時已填寫完整,并且明確了受托人為宗某以及受委托權限為原告公司印鑒掛失和變更,被告當然有理由相信宗某有權代表原告辦理受委托范圍之內的相關事項。因此,原告認為宗某在辦理公司印鑒變更手續過程中不具有代理權的意見缺乏事實依據,不予采納。宗某在當日還向被告提供了由其在當日另行刻制的原告公司財務章和孔某于此前刻制的編號最后五位為50777的原告公司公司進行辦理,其對原告公司在被告處預留公章、印鑒卡變更為公司財務章與顧某私章、公司財務章與原印鑒卡上公司財務章不同而均需要在被告處予以變更的事實是明知的,而被告在庭審中也明確當時知道原告在辦理變更手續時所提供的公司公章與財務章與原預留印鑒不同需要變更,并且在實際操作中為原告進行了變更,即預留公章變更為編號最后五位為50777的原告公司公章,印鑒卡片變更為原告另行刻制的公司財務章和顧某私章。因此,雙方對原告需要變更預留公章、財務章及個人私章的變更事項是清楚而明確的,被告也是按照原告的意思表示辦理相關手續的,從合同雙方的意思表示和相關履行行為來看是一致的。但被告在收到原告所提供的相關變更材料后未按照《人民幣銀行結算賬戶管理辦法》及其《實施細則》的相關規定進行認真全面的審核,如在宗某提供的授權委托書的內容上權有印鑒掛失及補設而無變更預留印鑒的內容,在宗某提供的預留印鑒掛失申請書的申請掛失內容中掛失事項僅為個人名章而無單位公章和財務章的掛失事項,在原告實際申請更換預留公章或財務章但無法提供原預留公章或財務章時,未按規定要求原告提供司法部門的證明等相關證明文件。顯然,被告在為原告辦理預留印鑒變更手續過程中是存在較大疏忽的。但是,誠如上述本院所闡述的,原告始終是其所開立的賬戶內資金的使用和管理者,被告在辦理原告印鑒變更手續過程中的疏忽并不必然導致原告賬戶內資金的損失。就本案原告的請求權基礎來看,原告是以被告在印鑒變更過程中存在過錯而導致其賬戶內資金損失為由要求被告承擔違反存款合同約定的違約責任,但違約責任的承擔以損失存在為前提。而預留印鑒則通過與提交給被告的相應支付憑證上的標記進行比對,排除第三方冒用原告名義指令被告付款,從而有效保護原告賬戶內資金安全。就此而言,預留印鑒具有對原、被告雙方在履行合同過程中防范原告賬戶內資金因第三方的原因遭受無故損失的特定功能。對本案來說,本院注意到,首先,原告在被告處所開立賬戶內的資金均來源于原告瀏河項目過程中有關施工隊伍所交付的保證金,而顧某作為原告任命的該項目的總負責人,代表原告在該項目上行使職權,其對該賬戶內的資金具有完全的管理、控制和支配權,該事實由本院生效的刑事判決書、民事判決書以及原告出具的任命書等相關證據可以證實。其次,宗某在印鑒變更前至該項目被證實為虛假時,一直在項目部工作,代表原告負責項目部的財務工作,變更印鑒后的公章和財務章一直由其保管、使用,其對項目部資金的使用負有管理和監督職責。第三,原告在被告處開立的賬戶內資金的支出,在印鑒變更后均由顧某指令、宗某具體負責辦理,被告按相應支付憑證的指定進行結算,直至該賬戶內資金因顧某涉嫌詐騙被公安機關依法凍結,該事實亦由宗某在公安機關的相關陳述、銀行對賬單及支付憑證等證據予以證實。因此可以得出,原告在被告處開立賬戶是為其瀏河項目部運作所設,該賬戶內資金的收支,均是由原告任命的項目負責人顧某負責使用管理并由原告安排在項目部負責財務工作的宗某具體辦理,顧某與宗某的行為對外當然是代表原告的職務行為,原、被告之間履行存款合同并不涉及其他第三方。因此,原告認為其對賬戶內資金使用不知情的意見同樣缺乏事實依據,不予采納。綜上所述,雖然被告在為原告辦理印鑒變更手續過程中存在瑕疵,但該瑕疵與原告授權顧某使用管理其賬戶并由顧某指令被告支付該賬戶內資金之間并無因果關系,被告在接受指令后支付原告賬戶內資金以履行雙方之間存款合同過程中不存在違約行為,原告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付。據此,法院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一審判決后,原告并未提起上訴,現判決已生效。

[律師點評]

本案代理的關鍵是被告在為原告辦理結算賬戶的開立及印鑒掛失補設、印鑒卡上公章、財務專用章的變更的過程中是否有違規、過錯之處。對結算賬戶的開立,原、被告并無不同意見,但對印鑒掛失補設、印鑒卡上公章、財務專用章的變更有極大分歧。原告矢口否認掛失補設及變更是原告的行為,認為這都是顧某之個人行為,因顧某之個人行為導致原告存款之損失應由被告賠償。被告代理人緊緊抓住印鑒掛失補設及變更之行為均系宗某受原告之委托,公章、財務專用章系宗某、孔宗在請示原告之后受權所刻制,因而宗某、孔某之行為均系職務行為,被告對此已進行審慎的核查,并不存在過錯、并不存在違規這一線索進行舉證、質證,發表代理意見,最終法院采納了被告代理律師的意見,被告獲得勝訴。

(筆者系本案被告之代理人)

聯系電話:0512-53570909
Email:jintailaw@126.com
聯系地址:江蘇省太倉市上海東路168號香塘德威大廈11樓
蘇ICP備09100544號-1
Copyright 2016 Jiangsu JINTAI LAW OFFICE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熟妇av欧美熟妇av_中文字幕亚洲无限码_韩国无码中文字幕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