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招賢納士 > A廠持有的銀行承兌匯票終獲兌付
A廠持有的銀行承兌匯票終獲兌付
發布時間:2017-02-28

【摘要】被背書人名稱記載有錯誤怎么辦?我國票據法對此雖未作具體規定,但票據法禁止更改的并不包括被背書人的名稱記載更改,被背書人的名稱記載確有錯誤,應由原記載人更改并簽章證明,這是立法的本意。否則,如果不允許票據持票人將錯誤記載的名稱或其他并非禁止更改的記載事項予以更改,則變相剝奪了票據持票人的票據權利,這樣的結果就免除了出票人的票據責任而讓出票人撿了便宜。而票據持票人卻因過失記載錯誤而成了票據權利的犧牲品。這顯然不是法律追求的公正、正義!

【關鍵詞】銀行承兌匯票

 

【案情簡介】

2014年5月19日,浙江B公司作為出票人出具銀行承兌匯票一張,金額為34430元整,匯票號碼為40200051/24643538,收款人為深圳某公司,承兌付款行為杭州聯合銀行某支行,匯票到期日為2014年11月19日。后深圳某公司將該票據轉讓背書給四川某公司,再由四川某公司轉讓背書給青島某公司,青島某公司因結欠A廠貨款,故在結算貨款時將該匯票非經背書直接轉讓給A廠。票據到期當日,A廠作為最后持票人至當地銀行委托收款,但承兌付款行以持票人財務章有誤及票據背書不具有連續性為由拒絕承兌。此時A廠才發現自己的財務章全稱應為“XX市崢希石英玻璃制品廠財務專用章",但在前幾年刻制財務章時,因刻印章社的失誤將財務章漏刻了一個“英”字,錯刻成了“XX市崢希石玻璃制品廠財務專用章”。此后雖經重新刻制,但A廠負責人并未將錯章銷毀,導致在收取的票據被背書人欄中錯蓋了“XX市崢希石玻璃制品廠財務專用章”,由于A廠的失誤導致匯票無法承兌。此后,A廠攜相關證據多次與承兌付款行、出票人浙江B公司進行解釋、溝通,希望協商處理票據款的支付事宜,但均遭對方拒絕。無奈之下,A廠提起訴訟。

【原告起訴】

原告A廠訴稱:2014年,原告客戶青島某公司為結算貨款向原告交付銀行承兌匯票一張,匯票號碼為40200051/24643538,出票人為被告浙江B公司,收款人為深圳某公司,付款行為被告杭州聯合銀行某支行,金額為34430元整,出票日為2014年5月19日,到期日為2014年11月19日。票據到期當日,原告作為最后持票人至銀行委托收款,承兌付款銀行驗票時發現原告的財務章有誤遂拒絕承兌。此時,原告才發現將自有刻制錯誤的財務專用章蓋在了被背書人聯,此后原告多次與兩被告溝通,但被告拒絕支付票據款。原告認為,作為最后持票人雖然蓋錯了印章,但該印章對應的公司并不存在,原告與銀行承兌匯票上被背書人具有同一性,并不影響原告享有的票據權利。另外,如因背書簽章錯誤導致涉案承兌匯票最終未能兌付成功,則兩被告作為出票人、付款行并未履行涉案承兌匯票的付款義務。故請求:1、判決兩被告向原告支付票據款人民幣34430元,并賠償原告利息損失;2、本案訴訟費由被告承擔。

【被告答辯】

被告杭州聯合銀行某支行辯稱:對涉案票據無異議,已經承兌并于2014年11月19日到期。根據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管理辦法第38條第6項以及票據法第33條的規定,票據持有人應當背書連續。涉案票據上背書名稱為“XX市崢希石玻璃制品廠財務專用章”,與原告名稱有一字之差,故票據背書不連續,被告無法進行確權。原告也沒有提交相關證據證明其從前手樂山某公司合法取得。原告稱前手是青島某公司,但與票據背書連貫性記載內容不相符。2014年11月19日被告通過銀行結算系統將該筆款項自動劃分到國內結算應解匯款賬戶予以凍結,該賬戶不結息。被告為無過錯方,不應當承擔利息。綜上,請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被告浙江B公司辯稱:因公司名稱不一致,B公司無法支付,款項已經在銀行賬戶,不在被告賬戶,且被告系無過錯方,請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一審判決】

一審確認,2014年5月19日,浙江B公司作為出票人出具銀行承兌匯票一張,金額為34430元整,匯票號碼為40200051/24643538,收款人為深圳某公司,承兌付款行為杭州聯合銀行某支行,匯票到期日為2014年11月19日。深圳某公司將該票據轉讓背書給樂山某公司,再由樂山某公司轉讓背書給XX市崢希石玻璃制品廠。XX市崢希石玻璃制品廠背書給當地銀行委托收款。XX市崢希石英玻璃制品廠持該票據請求付款未果。

一審認為,根據票據法第31條第1款的規定,以背書轉讓的匯票,背書應當連續。持票人以背書的連續,證明其匯票權利;非經背書轉讓,而以其他合法方式取得匯票的,依法舉證,證明其匯票權利。關于原告崢希石英玻璃廠主張基于轉讓背書享有票據權利,本院認為根據票據的文義性,票據行為的內容與效力均以行為人在票據上的所作的記載為準,原告崢希石英玻璃廠的主張與票據記載的內容不相符,亦未能提交從前手樂山某公司合法取得爭議票據的依據,故不能證明基于背書連續而享有的票據權利,原告崢希石英玻璃廠認為XX市崢希石玻璃制品廠出現在爭議票據上系因記載的被背書人名稱錯誤和財務專用章用章錯誤。本院認為原告不能證明其與票據記載的被背書人為同一單位,即使是用章錯誤亦不符合票據規范,無法進行更改。持票人自始不能取得相應的票據權利,并不屬于持票人因票據記載事項欠缺而喪失票據權利的情形,故原告崢希石英玻璃廠主張適用票據法第十八條規定要求出票人和承兌人承擔付款義務的理由不成立,本院對其訴訟請求不予支持。據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第31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票據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16條之規定,判決駁回原告XX市崢希石英玻璃制品廠的訴訟請求。

【原告上訴】

A廠不服一審判決,依法提起上訴稱:

一、上訴人為合法持票人。

1、上訴人在一審時已經舉證了合同、增值稅專用發票、客戶書面證明等證據,足以證明上訴人是通過正常業務往來合法取得涉案票據。

2、上訴人作為最后持票人,持有票據的原件。

3、一審判決只關注到了票據的文義性但忽略了票據的無因性原則,且我國法律允許背書轉讓和非背書轉讓兩種票據流通的轉讓方式。上訴人因正常業務往來,從青島某公司獲得了涉案票據,雖然該公司并非背書人,但是涉案票據的合法持有人上訴人已經提供的采購合同、增值稅專用發票、青島某公司的書面證明印證雙方是基于正常業務往來交付轉讓的涉案票據,足以證明上訴人為合法持票人。

二、上訴人與錯誤印章的主體為同一主體。

1、上訴人持有涉案匯票背書錯誤的印章原物。

2、從上訴人舉證的工商檢索資料上可以看出,并不存在錯誤印章的“XX市崢希石玻璃制品廠”的主體,而只有上訴人的“XX市崢希石英玻璃制品廠”的主體。

3、錯誤印章的廠名與上訴人的廠名僅一字之差,又在同一地區,即使真實存在這兩家廠,也不可能同時完成工商登記,而上訴人提供了營業執照和組織機構代碼證,足以證明上訴人是經合法注冊的主體。

三、用章錯誤不必然導致持票人自始不能取得票據權利。在匯票的實務慣例中,如發生背書手寫內容或蓋章錯誤,只需由原記載人更改并出具書面說明即可。

【二審調解】

經開庭審理二審法官極力主張調解,最終達成如下協議:

浙江B公司于2016年5月27日前支付給 XX市崢希石英玻璃制品廠票據款34430元。

A廠持有的銀行承兌匯票終獲兌付。

【法律思考】

本案標的很小,且涉訴在外地法院,且涉及諸多票據法律問題,代理本案風險不小。當事人在求助無門的情況下求助于律師,我們應義不容辭為當事人排憂解難。

本案實際上涉及兩個焦點:一是A廠獲取的票據并非從樂山某公司處背書取得,而是從青島某公司處轉讓取得,但青島某公司并未蓋背書章,故缺乏背書的連續性。在此情況下,A廠是否享有票據權利?二是由于持票人A廠在票據的被背書人一欄中蓋錯了一枚錯刻的財務專用章,其持票人主體資格如何得到確認?

一、涉案票據的轉讓是一種非經背書的票據轉讓。

我國票據法第31條第1款規定:“背書轉讓的匯票,背書應當連續。持票人以背書的連續,證明其匯票權利;非經背書轉讓,而以其他合法方式取得匯票的,依法舉證,證明其匯票權利。”

根據上述規定,票據權利人既可以通過背書和交付這種票據流通方式證明票據權利的取得,也可以通過交付并轉移票據權利這種票據轉讓方式證明票據權利的取得。這是持票人取得票據權利的不同方式。這兩種方式均依法受到保護。涉案票據持票人深圳某公司通過背書和交付將票據權利轉讓給樂山某公司,樂山某公司又通過背書和交付將票據權利轉讓給青島某公司,而青島某公司將持有的涉案票據并非采用背書的方式而是直接將票據交付給A廠,從而A廠因持有票據而享受票據權利,但這一轉讓是非經背書轉讓,故A廠應舉證證明其取得涉案匯票的合法性。

A廠在一審中舉證了采購合同、增值稅發票及青島某公司的證明書,這些證據足以證明涉案票據取得的合法性。然而一審判決認為上述證據與本案無關,且與爭議糾紛缺乏關聯性,故不予確認,一審進而認為A廠不能證明基于背書連續而享有票據權利。顯然,一審判決對事實的認定和法律的適用均是錯誤的,違背了票據流通的特性和轉讓流通的不同方式,損害了票據合法持有人的票據權利。

二、涉案票據持票人因錯蓋印章是否喪失持票人主體資格。

本案涉案票據持有人在主張票據權利時確因過失將錯刻了的財務專用章蓋在被背書人處,但這一過失行為是否將導致持票人的主體資格喪失?筆者認為,應作具體分析。

涉案票據持有人的印章與錯蓋的印章系一字之差,但票據持有人的印章與錯蓋的印章均由A廠保管。A廠出具證明錯章系刻印章社漏刻“英“字所致,因未銷毀而導致錯蓋,A廠向法庭出具了這兩枚印章原物加以證明,A廠還向法庭舉證工商檢索資料,在同一地區并不存在錯刻印章的“XX市崢希石玻璃制品廠”這一工商登記主體,而只存在“XX市崢希石英玻璃制品廠”這一工商登記主體,錯刻印章的廠名與A廠僅一字之差,且在同一地區,如錯刻印章的廠與A廠同時存在,也不可能完成工商登記,因而錯刻印章的廠名與A廠的廠名實為同一主體,在認定上具有同一性,因此涉案票據的持票人具有主張票據權利的主體資格。然而,一審判決認為A廠不能證明其與票據記載的被背書人為同一單位,即使是用章錯誤亦不符合票據規范,無法進行更改。持票人自始不能取得相應的票據權利,并不屬于持票人因票據記載事項欠缺而喪失票據權利的情形,故對涉案票據持票人的主體資格不予確認,我們認為一審的觀點是不能成立的。

我國票據法第九條規定:“票據上的記載事項必須符合本法規定。票據金額、日期、收款人名稱不得更改,更改的票據無效。對票據上的其他記載事項,原記載人可以更改,更改時應當由原記載人簽章證明。”被背書人名稱記載有錯誤怎么辦?我國票據法對此雖未作具體規定,但票據法禁止更改的并不包括被背書人的名稱記載更改,被背書人的名稱記載確有錯誤,應由原記載人更改并簽章證明,這是立法的本意。否則,如果不允許票據持票人將錯誤記載的名稱或其他并非禁止更改的記載事項予以更改,則變相剝奪了票據持票人的票據權利,這樣的結果就免除了出票人的票據責任而讓出票人撿了便宜。而票據持票人卻因過失記載錯誤而成了票據權利的犧牲品。這顯然不是法律追求的公正、正義!

本案二審法官認真聽取了代理律師的意見并提出了調解方案,我們認為二審法官的審判理念和處理涉案票據糾紛的思路是正確的。

當然,作為A廠,在涉案訴訟中教訓深刻,受益多多。

 

 

曹全南,江蘇金太律師事務所,13906229515

孟凡軍,江蘇金太律師事務所,13776182698

聯系電話:0512-53570909
Email:jintailaw@126.com
聯系地址:江蘇省太倉市上海東路168號香塘德威大廈11樓
蘇ICP備09100544號-1
Copyright 2016 Jiangsu JINTAI LAW OFFICE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熟妇av欧美熟妇av_中文字幕亚洲无限码_韩国无码中文字幕在线视频